华体会登录页面

  • 华体会登录页面
华体会最新首页登录

超深水钻井平台安全风险设计与控制相关法规

来源:华体会登录页面    发布时间:2023-12-17 04:44:18

  各国超深水钻井平台安全风险设计与控制相关的法规,一般由国家政府海事主管机关和海洋石油安全主管机关分别制定。海事主管机关制定的法规更侧重于平台设计阶段安全技术方面的要求和平台系统(海事系统)的技术方面的要求,海洋石油安全主管机关的法规更加侧重于平台作业阶段的技术方面的要求和钻井专用系统的技术方面的要求。

  超深水钻井平台属于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所有适用于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的技术要求都应适用于超深水钻井平台。

  在国际海事规则方面,受2010年4月20日发生在美国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井喷火灾爆炸事故影响,国际海事组织于2015年开始制定相应的法规要求,历经2年研究,于2017年6月以修订案的形式将这些法规要求写入国际海事组织的《2009年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构造和设备规则》(下文简称“2009 MODU Code”),于2020年1月1日生效。MSC.435(98)对2009 MODU Code进行的修订中引入了平台安全风险设计的技术要求。

  在政府法规方面,我国交通运输部海事局以《2009年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构造和设备规则》(2009 MODU Code)为蓝本,加入对生产、储油、转运等别的类型平台的技术方面的要求,制定了《海上移动平台法定检验技术规则(2016)》。从2017年开始,对MSC.435(98)进行转化,形成了《海上移动平台法定检验技术规则修改通报》,从而使得MSC.435(98)引入的平台安全风险设计技术方面的要求转化为中国政府的法规。

  挪威海事局对海上移动平台制定了《海上移动平台风险分析规则》,挪威海事局《海上移动平台风险分析法规》于1993年12月22日生效,历经1996年10月11日、1999年3月2日、2003年4月11日、2007年6月29日、2008年3月14日、2011年1月18日、2013年8月19日和2016年6月28日共8次修订,是一部直接针对海上移动平台的风险分析法规,是将风险分析技术强制性引入海上移动平台工业领域的基础性法规。该法规明确了海上移动平台风险分析重要的定义和风险分析的内容,并且给出了对公司风险分析方案、概念分析、设计分析、建造分析、可靠性/脆弱性分析、应急准备分析的对应要求,规定了风险分析的目标和接受准则、基本接受准则、安全功能的设计准则、设备和系统的要求及工作事故的接受准则,指明了有必要进行辨识的事故事件和安全重要系统。风险分析中的部分内容需要在设计阶段完成,并在设计文件中予以落实。

  综上,除挪威海事局对海上移动平台具有系统的安全风险分析及设计法定要求之外,中国、美国对移动平台的安全风险设计法定要求均源自国际海事组织2009 MODU Code及MSC.435(98)。

  我国政府的海洋石油作业主管机关是国家应急管理部,其前身——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制定的《海洋石油安全管理细则》(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25号,2009年8月24日发布实施)中涉及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的安全技术规定。在该管理细则第二十一条第(五)款规定了增加、拆除重要设备设施,或改变其性能前需进行风险分析,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了在设施建造、安装或者停车检修期间以救生筏替代救生艇需进行风险分析。

  美国政府外大陆架海洋石油安全监督管理的机构是安全环保执法局(BSEE)。在美国安全环保执法局负责制定维护的30 CFR 250在正文中没有对移动式钻井平台的安全风险设计的技术方面的要求,但在其§250.730、250.734、250.735、250.736、250.737和250.739指向的API std 53中包含了对井控系统的安全风险设计的技术方面的要求,这些将在本报告第2章中做多元化的分析研究。在其钻井作业要求方面包含了安全泥浆密度窗口预测的井涌风险控制的要求,该要求可归入平台安全风险控制技术方面的要求之中。

  挪威海洋石油安全管理机构是石油安全局(PSA)。在挪威石油管理局(NDP)被改组后,其石油安全监督管理的职能被挪威石油安全管理局(PSA)替代。在本世纪初,PSA重新构建了海洋石油安全监督管理法规体系,该体系由《框架法规》《管理法规》《活动法规》《技术和操作法规》和《设施法规》构成,并为每部法规配套了指南。其中,设计海上移动式钻井平台安全设计的法规要求包含在《设施法规》之中,挪威石油安全局在其制定的《设施法规》(The Facility Regulation)中直接引入了ISO 13702和NORSOK Z-013等带有风险分析方法的技术标准,并要求对主要事故风险从发生的可能性和后果方面做评估,因而该法规中贯穿着风险分析和评估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