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浆设备

  • 华体会登录页面
华体会最新首页登录

福岛核灾4567天后:人口减少25万

来源:注浆设备    发布时间:2023-11-30 18:21:13

  距离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已逝去了4567天。在外界最关注福岛真实情况的几个时段里,福岛人却很少在社会化媒体上露面。

  十二年前,还在于东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导致的通讯中断。如今,主要是因为他们大多早已被迫接受了当下的生活。

  福岛县各村町的官员、作家和网红们不遗余力地分享着福岛的美食:“来自福岛磐城市新鲜捕捞的比目鱼非常有活力!经过辐射检测也是安全的!时令的海鲜线日后,福岛捕捞的海产。(图源:社交媒体)

  一名居住在福岛县的妇女在连续诞下两胎夭折后,最终选择接受一切好好生活:“我的老公像个笨蛋,但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我不会离开他的。”

  福岛人面对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复合型灾害,核辐射不是他们要考虑的唯一问题

  年过七旬的福岛人幸子奶奶,儿时曾到东京读小学。她回忆自己曾在开学时得意地介绍了自己的家乡:“我来自福岛,我们那里有一个特别大的核电站,全世界都有名。”

  曾著有《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的核灾难史专家,哈佛大学教授浦洛基在他的新书《原子与灰烬:核灾难的全球史》中写道,“自1958年起,福岛县政府就开始力争在该地区建造核电站,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而当时,日本最大的民营电力企业东京电力公司(简称东电)同样十分欣喜,因为福岛的沸水反应堆是它冒险进入核工业领域的初步尝试。”

  1967年7月,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与日本东京电力公司联合设计、建造、运营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在距离东京东北方向约225公里的大熊町和双叶町之间动工建造。

  地震后,不单单是福岛,日本的多个核电站在争议声中被陆续关停。截至2022年底,日本17个主要核电站中只有6个在运营。

  2011年3月11日下午2点46分,福岛县浪江町請戸小学教室中的桌椅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平时经常进行地震演习的师生们训练有素地躲在了桌子下方,直到6分钟后,地震才平息下来。

  同一时间,56岁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站长吉田昌郎也惊魂未定地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他第一时间确认了反应堆的状况。下属报告称,“一切正常,站长。”

  請戸小学校门口,楼梯围栏上标注着当年海啸袭来后到水位。(图源:受访者供图)

  事后有人形容道,“海浪发出很大的声响,那种气势好像沙尘暴那样,感觉是只有梦里才能见到的场景。”

  “柴油发电机跳闸了!”1号和2号反应堆联合控制室的一名操作员喊道,“我们完蛋了!”吉田也慌了,他立即请求东电总部调来发电车和消防车支援。

  幸存者们刚刚还庆幸于自己的劫后余生,就必须背井离乡,躲避核辐射的威胁。破碎的公路上挤满了逃离的民众,而对向车道上想要支援核电站的救灾车辆,也被堵得进退两难。

  夜晚,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村町仍然有不少灯光,主要是驻扎在附近处理善后工作的工人。(图源:福岛县政府)

  作为日本的一个省级行政单位,福岛县的面积为1.38万平方公里,是日本第三大县,面积约等于两个上海。而目前仍然被划为“返回困难区”的辐射污染区约有337平方公里,比宝山区略大,仅占福岛总面积的2.44%。主要位于双叶町、大熊町和浪江町,而福岛县内较为内陆的地区受到的直接影响则更小。

  目前仍然不允许住人的区域约占福岛县总面积的2.44%(图源:福岛县复兴厅)

  在福岛的农产品和水产品的风评方面,尽管外界一致认为其争议缠身,但根据2022年日本消费者厅的调查,日本消费者“因辐射而不购买福岛食品”的比例从2013年调查时的19.4%,逐渐下降到2022年的6.5%。

  以价格普遍较高的日本水果为例,东京人小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和身边的朋友们都不介意福岛的桃子,还在于便宜,500日元能买两个(约合单价人民币20元一个)。

  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的双叶町,在核事故后被勒令全镇疏散,全町(对应国内街道的行政级别)如今85%的面积仍然是“返回困难区”。据福岛电视台报道,截至今年8月1日,这个灾前约有7000名居民的双叶町仅有86人居住,约为灾前的1.2%。有6000多人居住在町外,其中56.1%的人在返回意向调查中回应称,决定不再返回。

  同样是离核电站很近的大熊町,仅居住有936人,达到事故前的一成。浪江町仅住有1917人,刚超过事故前的一成。而在当年受疏散影响的福岛县15个市、村、町中,至少有8个地区的人口已经恢复。

  当然,真正引发恐慌和争议的,是福岛将产生的八成辐射排给了大海,留给了全世界。

  少量的辐射或许不会危及人类的健康,但过量的辐射会对人体会产生健康影响、伤害、致病、甚至致死。

  我们一直生存的自然环境中已有的本底辐射(即背景值)。全球平均的本底辐射约为每人每年2.4毫西弗,日本和美国居民生活在平均每人每年3.1毫西弗的本底辐射中,这主要是由于医疗体系的发展。例如,

  一次X光胸透大约是0.1毫西弗,一次心脏血管造影CT大约是20毫西弗。另外,乘坐飞机也会增加辐射剂量,每乘坐一小时的飞机会多受到0.005豪西弗的辐射。

  而福岛核事故的辐射又仅仅为切尔诺贝利的十分之一。即便如此,在绝大多数时候,科学不足以平复人们的恐慌,特别是由已知事实所引起的恐慌。

  海啸的威力可以在被挤扁的消防车上看到。(图源:东日本大震灾-原子力灾害博物馆)

  居民可以分村町(日本最小行政单位)和检测日期,来查询空气、降雨、海水、自来水等环境放射性物质浓度。每个村町的学校、儿童福利院、公园、景点、市民活动中心、渔场等几十个地点都天天都会公布监测报告。不仅如此,官网上还开放了农林水产品中放射性物质检测结果的查询渠道。

  福岛县政府官网上有极其细密的食品辐射监测报告可供查询。(图源:福岛县政府)

  “进去的时候,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佩戴了辐射量监测设备,这个设备不是监测实时辐射量的,而是检测一段时间内积累在身体表面的辐射量。因为一时高低说明不了什么样的问题,积累在身体表面的辐射量超标的话才有危险。整一个完整的过程在里面大概待了4-5个小时,读数是0.01微西弗,这一个数字远小于坐一次国际航班,所以我才安下心来。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值,无法平复我的所有担忧。”

  富冈町一处停车场,辐射监测仪显示此处辐射为0.188微西弗/小时。(图源:社交媒体)

  置身事外的学者尚且如此,那些遍布在公共设施的辐射公示牌对普通公众的安慰作用可想而知。

  随着返回困难区逐渐开放,警示牌被放在博物馆中。(图源:东日本大震灾-原子力灾害博物馆)

  在“东日本大震灾-原子力灾害”博物馆内,有一堵墙贴着正反双方的“辩论”:一边是“父母的祖坟还在那里呀,那片土地是证明我活过的地方。”另一边是“重建机构叫我回去,是让我去死吗?”

  2011年因地震和海啸撤离前,浪江町請戸小学黑板上有学生用稚嫩的笔迹写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图源:受访者供图)

  “他们只是生在福岛的平民,是天灾和人祸的受害者,他们有什么错呢?”京子心想。

  如今,相关的赔偿追诉还在继续,返回困难区的表层土壤被铲走,建筑物被高压清理洗涤,夜之森公园换上了新的路灯,富冈町的樱花树每年已经照常开放,甚至能吸引不少游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自别的媒体或为企业宣传文章,有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加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具体行为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邮箱:div

  以上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作为投资依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点这里就可以看风险提示及免责声明

  网罗时下财经热点、关注政策、经济、企业走向,专业视角深度剖析,让您每天掌握一手资讯。致力影响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人!